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商洛花鼓

  读启功先生诗如见其人。他在《启功自述》中说自己“非常淘气”,好逗笑,“时常针对时局和学校的一些事编些顺口溜”,“编完后还要在相好的同仁间传播一下,博得大家开怀一笑”,“自述”中介绍了一点启先生在这方面的成绩,其中有讽刺,更多的还是幽默。他平常接人待物也是这样。1980年代,文学所借科学院图书馆小礼堂(在美术馆对面,现已拆毁)开会祝贺俞平伯先生从事学术教学60周年,邀请了许多在京的著名学者。大会开了一会儿了,启先生从后门悄悄进场。我们坐在后排的站起来迎接他,他穿着一件蓝羽绒服带有歉意地向大家拱手说:“刚从新加坡回来,几个钟头之间,一热一冷,差一点鸟乎了……”“鸟”字去了那点不真成了“乌乎”了,逗得大家一笑,这也正是他“淘气”的表现。不过,启先生年青时代的淘气常常编排当年的人和事;自1950年代以后,特别是在他晚年所写的诙谐文字中主要是编排自己了,这不仅“博得大家开怀一笑”,而且启先生自己也从中得到乐趣。比如,本文题目出自组诗《终夜不寐,拉杂得句,即于枕上仰面书之》中的第四首。其中第一首云:

  九秩今开六,吾生亦足奇。

  登楼双腿拙,见客眼单迷。

  春至疑晨暖,灯高讶日西。

  7月27日,“秦蜀之路——青铜文明特展”在成都博物馆1楼1号临展厅开幕,展览集结了来自成都平原、关中平原、汉中平原三地的青铜器,共计250余件,这其中包括55件一级文物。如第一次出现“中国”一词的“何尊”、揭示古蜀文明的三星堆头人像、从陕西到河北相距八百里皆有“亚伐”铭文的“亚伐方罍”等。这批青铜器既有当地的特色,又体现了汉中地区与成都平原、关中平原的文化交流与互动。“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还了解到,在此次展览中,借展自陕西汉中洋县文物博物馆的商代青铜器为出土后首次集中亮相。

  据《华西都市报》报道,此次展览的执行策展人魏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展览的重要意义不仅仅是有250多件重要文物,其中包括55件国家一级文物在成博进行展出,更是能够通过这些珍贵文物的相似性和共通性,展示在商周时代“蜀道”就是四川地区对外沟通交流的重要通道。

  位于秦岭两侧的成都平原、汉中平原和关中平原自古就是滋生文明的沃土,商周时期青铜文明相继进入繁荣时期,这三个地区的青铜文明所体现出的差异与联系,既表明了各自在中国青铜文明史上的独特地位,又为研究古代秦岭南北的交通线路提供了新的视野和思路,也体现了青铜礼器丰富的文化内涵及三地之间的文化交流。展览集结了三个地区最具代表性的青铜器,无论是以青铜食器、酒器、水器、乐器构成礼仪体系,还是以青铜人像、面具、神树等作为信仰与神权政治的象征物,都在讲述着青铜时代地域间的差异与交流。

  展览中,宝鸡的青铜器是以西周青铜器为主,汉中地区则以商代青铜器为主;而蜀地青铜文明主要呈现三星堆、金沙遗址的商周时期青铜器。

admin
非遗中国:商洛花鼓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